2006 我怎麼跨年的呢
說出來真的很自閉

外面煙火放得精彩 跨年晚會擠得人山人海
碧昂絲在現場舞動著動人的身軀
都提不起我出門的興趣
好友邀我去玩
我知道這他們幾個的玩是什麼意思
幾杯下肚後 最後清醒的就剩我一個
不是我喝不醉 只是知道自己量淺
在還沒醉時我就識相地停了

於是 我選擇自己一個人呆在家裡
開了一瓶紅酒
弄了一點吃的
歪在床上看一會電視後
放了一浴缸的熱水 加了一堆精油
拎了一杯紅酒進浴室
煙霧迷漫中 徹底放鬆

裹在白色的浴袍裡
賴在床上 聽遠方的煙火聲

2006 終於也是過了
這一年 密密麻麻硬是擠了不少東西進去
雖然失敗比成功的多
流淚比快樂的多
但 過去了 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前半年 非常有挫折感地教起醫學院第一年學生的PBL
真是令人惶恐 但是現在看來真是可貴的經驗
去了幾個conference and talk

莫名其妙地把腳的骨頭弄裂了
一跛一跛地扭了將近六個禮拜
到現在我穿高跟鞋腳都還會痛

回去紐西蘭一趟
遭遇到面試失敗的挫折

去了希臘兩趟
一次是去開會
一次是去朋友的婚禮

和藕斷絲連的他正式的分手
因為他愛上一個已經定婚的波蘭女子

去了久違的台灣
見到家人和許多好同學

瀟灑不知死活地把論文丟出去
背起包包
去了東歐一趟
足跡踏過布拉格 維也納 和布達佩斯…

去了stirling 過聖誕
被養得白白又胖胖

努力想找尋自己應該走的方向
相信時間到的時候
我就會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2007年可能會充滿更多的未知和不定數
和更多的挑戰和眼淚
也許你在我平日嘻嘻哈哈的笑容底下
可以看到一瞥及逝的落漠
但在這些中間
我會努力地享受生命!

you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