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好像'要去日本開會
為什麼用這麼不確定的口氣呢?
因為
到現在 票和旅館都沒有訂
如果真的要去 是在兩個禮拜後要出發耶
我只知道 如果真的要去
我週二要飛
可是猜猜週一我要做什麼?
週一要參加另一個會 而且要晚上還要站POSTER

真的覺得我不適合當SCIENTIST
PUBLICATION 很很很糟糕以外
好像 並沒有很大的熱忱
常常會給自己壓力
就像昨晚還會做夢嚇自己
從秘書那裡不小心知道另一個COLLABORATOR週一要來
想到她會很我要的DATA
壓力就來了
夢中竟然夢到COLLABORATOR 咄咄逼人的強勢
但是夢中看到她稀疏的頭髮 (夢中是這樣跟自己解釋的:
原來她是化療才掉頭髮
原來她生病了才會如此PUSHING)

壓力ㄚ!~~~
好想有人幫我捏一下肩膀

you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