姍姍來遲的瑛 被老師遇到
看到我第一句話就問 看到email 了沒
老師  我茶都還沒泡呢 怎麼有機會看妳的email 呢
她一臉寧重的問我 我都怎麼clone 我的constructs
聽完我解釋後  她問我這樣怎麼會work
我被嚇了一跳
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可是大家好像都是這樣做
我的臉愈來愈沒血色
因為我從來沒有讀這方面的東西  從來沒想過這樣做有什麼問題
從背脊涼下來
shit
我三年來所有的cloning 都是這樣做的

老師很客氣  但也很直接
抱歉 妳得全部重做
我就算不回家  住在實驗室也做不完

接下來就是責任推卸了
She said she has never seen my other cloning plans etc etc
最糟糕的是 下午我要去另一個實驗室
用其中一個construct 做一個stable cell line
老師說 這是a waste of time
And she will write to the collaborator to explain my stupidness...
這下丟臉丟大了.......

幾番波折後
老師錯了  我的cloning 沒有問題
真的好險 
不敢去想要是真的錯了要重做  我有沒有這個勇氣和耐心

學到什麼呢
就是自己要為自己的實驗負責
因為到時候口試被grill 的是我
和supervisor 之間是一個很微妙的關係
大部分的時候  I won't challenge her ideas or decisions...
但是我應該要speak up

A narrow miss!!!
昨晚睡不好  照理講應該可以放心了
可是做了一晚很奇怪的夢
瑛平常都睡得很好
做了一晚夢 
夢中一會要interview  一會要表演體操(?!?!??)
醒過來好累
呆會要去pub...














創作者介紹

N/A

you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